【官方物流菜鳥】 【官方物流菜鳥】 
【官方物流菜鳥】 
範徐麗泰:目前香港行政無法主導的三個原因
//cj.aumwd.xyz   2020-10-17 00:19:49


前全國人大常委、香港特區政府首屆立法會主席範徐麗泰(中評社資料圖)
  中評社香港10月17日電(記者 沈而忱)前全國人大常委、香港特區政府首屆立法會主席範徐麗泰日前在“‘一國兩制’下的香港政治體制研討會”上發言時,談了香港回歸前後的行政、立法關係。她指出,立法機關議員權力來源的變化、行政機關的影響力縮減,以及外來勢力的影響、教育上的缺失、特區政府施政令中產階級跟青年離心是最主要的三個因素。

  範徐麗泰提到,香港的行政立法關係在回歸前後有了很大改變。回歸之前,港府官員和立法局議員關係和諧,1974年到1985年,雙方合作共建;1985年到1997年,雙方有商有量的,算是以禮相待,議員對於港督從無惡言相向。除了最後一屆(1995-1997)的立法局,港府牢牢握住了行政主導的權力。

  回歸之後,立法會的反對派議員對於特區政府官員的公開批評、謾罵、人身攻擊、侮辱都是家常便飯。2006年起,更是變本加厲,文鬥變為武鬥,通過“拉布”、衝擊等種種拖延手段,令特區政府提出的議案無法進行投票。基本法當年按照1990年港英政府與立法局的關係,所設計的行政主導現在已無法落實,主要原因有三。

  第一,立法機關議員的權力來源起了變化。1981年,中英聯合聲明還未簽署,所有立法局的議員都是委任的,港督是主席,所以有批評政府的言論是在閉門會議上商討,如果有不同的意見,也是以及積極有建設性的態度提出。這個時候是行政獨大。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之後,情況發生了變化。1985年立法局開始進行間接選舉,24個非官守議席由選舉團和功能組別各選12名,在其餘22個非官守議席由港督委任,還有11名官守議員。1991年,立法局的組成再變,官守議員20位,功能組別選出21位,地區直選18位,當年採用“雙議席雙票制”使得民主派拿下17席,彼時民主派人士是英國盟友,政治上還是跟著港英政府走,但是在民間利益上與港英政府有不同意見,所以在回歸前期,通過了幾條政府難以接受的勞工權益法律。在這個時期,政府的主導權開始被削弱。

  1998年,第一屆立法會產生,其中10位由與特區政府立場相近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,功能界別中也有多數支持特區政府,地方直選方面,泛民主派獲得15個席位。總體來看,共計60席的立法會建制派佔了40席,行政主導權還是可以保持。2000年第二屆立法會產生,選舉委員會選舉議席減少至6人,功能組別產生30人,地方直選24人,結果建制派佔總議席的38席,泛民22席。

  2003年香港發生反23條立法大遊行,令特區政府威信受損,導致2004年建制派選舉失利,因此2004年的立法會選舉,只有35名建制派當選。值得一提的是,04年開始,選舉委員會的席位全部轉給了地區直選。2008年第四屆立法會選舉情況和上屆相若。可是,在這兩屆立法會中,特區政府行政主導的能力已經削弱很多。 


【官方物流菜鳥】 


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【官方物流菜鳥】 【官方物流菜鳥】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